点绿网首页 点绿资讯 点绿招聘 技术转移

科林环保权力游戏:原掌权人宋七棣获利近1亿,新股东账面浮亏8.2亿元?

       2016年,科林环保还将自己定义为烟气净化治理解决方案供应商,主营业务为袋式除尘设备的设计与制造。只是宣布进行集团化管控模式改革,将原有大气治理业务相关的全部业务、人员等等全部转移至新设立的全资子公司科技环保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同时表示,主营收入逐年下滑,为了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收购了四川集达电力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全部股权,拓展光伏发电相关业务领域。

       主营业务不好做,故而发展第二事业,事实真是这么简单吗?自决定进军光伏发电行业以来,科林环保一路囊获多个在建及收购的光伏电站项目,已然成为光伏行业的领头羊。与之截然相反,以主营业务为主的科林环保于2017年7月11日公告称被公开挂牌转让。实际上,早于6月16日召开的董事会就已经同意出售科林技术100%股权。

       半年时间,就决定将公司的重心由除尘转为光伏,此“弃帅保车”之举真的是只是光伏发展前景无限,而除尘业务萎靡吗?这只是场权利的游戏而已。

       2016年10月12日,公司实际控制人宋七棣及其控制的江苏科林集团有限公司,其他股东徐天平、张根荣、周兴祥、陈国忠、吴建新、周和荣与东诚瑞业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转让其合计持有的公司股份359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

       同时,还签署了《投票权委托协议》,约定将其持有的上述公司限售流通股中的170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的投票权委托给东诚瑞业行使。自此,东诚瑞业合计拥有上市公司的投票权股份比例达到28%。

       自此,东诚瑞业东成为科林环保拥有单一投票权比例最大的股东,成为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也由宋七棣变成黎东。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科林环保高管由董事长带头掀起辞职“浪潮”。

       2016年11月25日公告称董事长宋七棣、副董事长徐天平、副董事长张根荣、董事陈国忠、独立董事吴善淦、独立董事沈景文辞去董事等职位及公司监事会同日收到监事会主席周兴祥的书面辞职报告。彼时,宋七棣仍然继续在全资子公司科林技术担任董事长职务,徐天平先生也继续在公司担任总经理职务。

       时隔不久,2016年12月12日徐天平又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但是在科林技术总经理的职务却未有变化。同日还有陈国忠、吴建新、周和荣均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仅保留科林技术副总经理职务。此外还有内审部部长陆耀华先生也提出辞职。

       2017年1月20日,周蔚女士辞去公司董事会秘书职务,仍继续担任公司董事职务。2017年2月11日,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宋大凯及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王永忠同样辞去公司职务,同样依然在科林技术担任相关职务。

       通过科林环保高管人员从董事长、总经理至工程师、董事会秘书又双叒叕地辞职潮后,基本经过一番大换血,而大部分原班人马转向其子公司科林技术。科林环保经过新一轮的洗牌之后,已经更换得“面目全非”。

       再提起科林环保,就只是大力发展光伏发电行业以及黎东为代表的东诚瑞业的一批人马,原来的科林环保已经彻底变为科林技术。东诚瑞业只是借科林环保之名进军环保光伏行业而言,自古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当光伏行业成功上位之后,便是科林技术功成身退之时。

       于是便有了7月11日科林技术100%股权的第一次出售,并且很大方地告知如若未能成交,第二次将降低至90%的价格出售。索性第二次,原实际控制人宋七棣表示接手,毕竟这曾经是他一手打造的国内最大袋式除尘设备专业制造企业之一的“科林环保”。

       在这场权利的游戏中,看似委屈了科林技术,由一家A股上市公司变成一家私人企业,但是新老股东而言,宋七棣KO黎东。当时宋七棣个人转让股数为890.05万股,转让价格为43.46元/股,合计获得现金8.07亿元。而接收科林技术100%股权受让价为7.17亿元。

       相比之下,新控股股东东诚瑞业当初获得3591万股的股价为43.46元/股,再加上出售科林技术股权市值大幅缩水,截止8月10日收盘,股价已跌至20.60元/股,东诚瑞业这部分股值约7.4亿元,账面浮亏8.2亿元左右。

       只是宋七棣仍然是科林环保第二大股东,持有2703.81万股,市值5.57亿元,亦受出售科林技术导致股价一字跌停及累计暴跌影响。

       而近日,科林环保副总经理吴菊生先生辞去了公司副总经理及代行财务总监职务,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至于,去向如何,未可知,科林环保与科林技术未来又如何呢?

若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及连接:点绿资讯 » 科林环保权力游戏:原掌权人宋七棣获利近1亿,新股东账面浮亏8.2亿元?

sunny来自_点绿网

“点绿编辑”

+关注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