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绿网首页 点绿资讯 点绿招聘 技术转移

马鞍山试水国内首个绿色商业银行

    马鞍山是工业城市、钢铁基地,当地需要能够在环境污染治理、降低碳排放等方面提供绿色金融支持的银行,帮助钢铁等企业降低能耗,向绿色转型。

  作为我国钢铁基地之一,安徽省马鞍山市在绿色金融的转型上先落一子。

  马鞍山农商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孙晓近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作为全国首个试水绿色金融的中小银行,马鞍山农商行与世界银行集团成员机构国际金融公司(IFC)绿色转型项目近期启动。

  双方将合力在未来8年内打造中国首个以绿色金融为主营业务的绿色商业银行,为气候智能投资项目提供更专注的金融服务,带动更多资金参与。

  据悉,马鞍山农商行将为工业企业绿色转型、生态农业等需求和行业提供金融、咨询等服务,并同时满足企业和个人的绿色金融需求。

  IFC驻中国、韩国和蒙古国首席代表瑞沛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中国可以说是绿色革命的领先者,有非常好的政策环境。项目在中国开始,未来若有其他国家有类似的想法和政府,IFC也将会推广到其他国家。”

  “中国政府推动绿色金融的力度非常大,对比之下中国私营部门更需要绿色商业银行渠道支持,而不能光靠政府优惠政策支持。”IFC金融机构局气候变化融资及咨询业务中国区负责人何懿伦说。

为工业城市“添绿”

  自2016年《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出台后,地方政府和商业部门加快了绿色金融的实践脚步。最新突破出现在长三角经济圈城市安徽省马鞍山市,我国十大钢铁基地之一。

  孙晓表示,在银行同质化发展困境下,马鞍山农商行认为应当与国家绿色发展理念保持一致,因此选择绿色商业银行作为发展方向。

  马鞍山农商行2005年开始绿色信贷业务,包括能效贷款、生态发展贷款、水污染治理贷款等,占比达14%。该行还建立内部管理环境系统平台,推动垃圾分类、低碳环保电动车出行、无纸化绿色办公等。

  银监会安徽监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8月末,马鞍山市银行业金融机构绿色信贷余额208.37亿元,同比增加82.56亿元,增长65.62%;其中,节能环保项目和服务贷款余额135.46亿元,同比增加62.65亿元,增长86.01%;新能源等战略新兴产业贷款余额27.54亿元,同比增加9.67亿元,增长54.11%。

  在谈及绿色转型对当地经济影响时,孙晓表示该行已为当地光伏太阳能企业、水产生态养殖提供绿色信贷。

  “马鞍山是工业城市,钢铁基地,当地需要能够在环境污染治理、降低碳排放等方面提供绿色金融支持的银行,帮助钢铁等企业降低能耗,向绿色转型。马鞍山同时也是农业产出基地,农商行下一步将在水稻生态种植、绿色蔬菜等方面提供绿色信贷产品支持。”孙晓表示。

  不过,向绿色银行全面转型并非易事。仅在业务方面,马鞍山农商行就需要将增量和存量都转向绿色金融。

  而目标客户的绿色金融意识也不尽如人意。某环保龙头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绿色金融还是个概念,并没有体会到它的用处。以绿色债券为例,作为上市公司负责人,他曾想通过绿色债券融资,但研究后发现并没有成本优势,而且条款繁琐,是众多融资渠道里最不愿意做的产品。

  对此,何懿伦表示,目标企业产生这种想法恰恰是因为现在绿色金融产品相对单一、数量少,企业获取信息和产品的可及性也不高。

  而这正是绿色商业银行的商机所在——开发更多的低成本、多元化绿色金融产品。聆听企业需求,挖掘产业发展过程中的绿色金融契合点,而不是等产业发展成熟才行动。而且,绿色商业银行的一大业务就是咨询业务,帮助企业了解绿色金融对业务发展的直接影响有哪些。

  孙晓以绿色信贷为例表示,绿色信贷目前主要在能效贷款和生态贷款,需要在贷款产品的再分类和多元化上下功夫,进一步完善产品序列。

  此外,孙晓表示,绿色银行发展初期还需要政策支持。比如像小微贷款那样为绿色贷款给予税收优惠政策,设立商业银行绿色信贷考核指标,调整绿色信贷的资本风险权重等。

IFC新目标

  除了地方在绿色金融转型上不断推进,专注于发展中国家私营部门发展的全球最大发展机构IFC,在绿色金融上同样充满雄心壮志。

  “10年前,IFC开始帮助中国商业银行开展绿色金融方面的工作。这些合作的商业银行渐渐把绿色金融作为其业务之一,现在我们希望帮助商业银行全面建立绿色商业银行,包括产品、运营、碳中和等方面。”瑞沛霖说。

  据了解,IFC试点绿色银行的创新框架由IFC中国气候融资项目组设计,吸取了过去10年来IFC与中国监管机构和银行业在投资、能力建设和政策建议等方面共同探索银行业绿化的成功经验。IFC希望通过这一框架帮助建立3-5家专门的绿色商业银行。

  何懿伦表示,“全方位”意味着涵盖银行业务、内部管理、文化品牌、金融体系、产品研发、政策研究、市场捕捉等。

  同时,据记者了解,IFC为绿色商业银行设计了指标,瑞沛霖表示:“我们为指标设置了一些难度,任何银行一年之内无法达成。但商业银行一旦达到目标,就会展现出和其他银行截然不同的特征。”

  这些指标包括绿色信贷占比达60%以上,绿色金融产品占比达70%以上,员工专业绿色认证占比达80%,银行实现100%碳中和,银行自有建筑100%获得绿色建筑认证等。

  “绿色银行和普通银行之间的核心在于绿色方面的专业性。”何懿伦表示,绿色银行在组织架构上有特别设计,其核心绿色银行筹备组织办公室包括政策与标准、市场与行业、绿色产品研发、绿色互联网金融平台、社会与影响力评估等五大核心功能。

  而选择马鞍山农商行一方面因为该行在探讨合作时比较积极,另一方面也因为这类中小银行从规模上更具有成为绿色商业银行的潜力。

  “大型商业银行分支机构上万,我们倾向于先找一个规模实际可控可管理的商业银行来开展框架合作。”瑞沛霖说。

  IFC认为从可再生能源、绿色建筑、农业企业、废弃物处理,到低碳城市交通等多个行业都需要绿色金融的支持。因此,绿色商业银行的客户既来自清洁能源等应对气候变化行业,也来自农业等气候适应行业。

  “绿色商业银行不光专注扶持企业端客户,还将纳入个人端的绿色发展需求,开发个人绿色产品。”何懿伦表示,个人的绿色储蓄、绿色贷款、绿色按揭等,在互联网技术发展成熟、智能手机普及的当下都将成为可能。

若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及连接:点绿资讯 » 马鞍山试水国内首个绿色商业银行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