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绿网首页 点绿资讯 点绿招聘 技术转移

首轮水源地“督查风暴”背后

       李聪伟站立捞刀河边,仔细观察着星沙一级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环境问题整改情况。透过防护网望去,水很清,两岸绿草如茵。6

       这里位于湖南省长沙县境内,距离长沙县城13公里,是首轮全国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环保专项督查行动正在督查的1586个水源地之一。来自河南许昌市环境监察支队的副支队长李聪伟,作为本轮督查组组长,担负着对长沙市12个水源地的督查任务。

7

       2018年5月23日上午,经济观察网记者跟随督查组来到捞刀河水源地,进行首次现场核查。督查组手持问题清单,重点核查饮用水源保护区“划、立、治”(保护区划定、边界标志设立、违法问题清理整治)问题,并核准问题整治进度、核实举报问题线索。李聪伟对经济观察网坦言,“干了这么多年环境监察工作,这是感受最深的一次。虽然任务量大,压力不小,但有信心完成好督查任务。”

8

       像李聪伟这样的督查组,在全国有273个,共1426人。他们分别来自全国各地的环境监察部门,按照跨区域、不互查、抽调比例基本相同原则,对所有涉及到的212个地级市及1069个县的水源地环境问题进行为期两周的督查。

       相比前两年针对长江经济带11省市地级及以上饮用水水源地专项督查来看,此次是一个加强版和升级版,不仅涉及范围更广,力度也更大。各督查组不仅要对已完成整治的长江水源地“回头看”,还要对长江经济带11省市的县级、其他省份的市级地表型饮用水水源地开展督查。

       不过,目前全国饮用水水源地环保形势依然严峻,一些地区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划定不清、边界不明、违法问题多见,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5月22日,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在全国环境执法工作会议暨环境执法大练兵总结部署会上透露,本轮督查之后,还会有几个轮次,按照时间节点,还将派出督查组。对于长期存在的问题,尽管不能很快解决掉,但要动起来,以加快推进问题整改。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程会强在接受经济观察网采访时表示,“水是生命之源,饮用水源地环境保护既关系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又是当前生态环境突出问题。此次大督查是依据《水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等法规要求的依法行动,也是对水污染防治攻坚战的进一步深化,将形成年度常态化趋势。”

督查组的100小时

       从5月20日督查启动到23日督查组第一天现场核查完毕,在这四天近100小时内,全国273个督查组几乎都在进行着同样的工作节奏——会同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召开座谈会,参加视频会、审核地方书面材料以及进行小组讨论等等。

       “对于审查材料的部分缺失以及现场核查发现的问题,我们都会直截了当地提出来,基本上没有回避。”李聪伟对经济观察网说,比如当地政府是否按要求制定了专项行动方案和整治方案,是否有完整的专题会议纪要、现场调研督导资料以及相关基础文件,是否在当地政府网站公开问题清单及整治进展等,这些材料都将形成一套完整的证据链。

       李聪伟从事环境监察工作21年,曾参加过京津冀及周边“2+26”城市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行动,从环境执法经验来看,他堪称是环保战线上的一名老兵。在他看来,水源地环保专项督查更多聚焦于政府主体责任的落实,其整治难点则更多集中在对历史遗留问题的解决上。

       程会强也认为,此次督查更突出“督政”。问题排查与方案督办相结合是其一大特点,督查组按照“一个水源地、一套方案、一抓到底”原则,审核市级或县级政府组织制定的专项行动方案,将问题排查与清理整治有机结合,落实地方政府环保主体责任。

       根据安排,其实此次督查组的主要任务就是了解地方饮用水水源地环保工作开展情况,特别是整治进展严重滞后、推动不力的问题或地方政府“不重视,不督促、不整改”的行为,厘清症结所在,明确相关责任主体和责任人。

       对于一些清单外的突出问题,督查组要填写交办单,指出问题并提出调查处理意见,明确处理期限后每日交办地方政府。一位来自生态环境部饮用水水源地环保专项行动办公室(下称“专项办”)的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说,“下交办单应当慎重,如果地方已开始整治,就无需再下交办单和上报。不过,据督查组反映,也存在部分交办单下发后,地方政府落实缓慢的情况。”

       另外,引人注意的是,在捞刀河水源地现场,记者发现,督查组手机里有一款APP是生态环境部为水源地督查专门研发的“水源巡查系统”,囊括了水源地保护区名称、类型以及环境问题类型、具体情况等信息和问题清单。同时它也具备准确定位功能和测距功能,极大提高了督查工作的效率。

督查组面临的压力

       据李聪伟讲,“督查期间的工作非常繁忙,感觉压力不小。有很多任务需要当天按时保质完成,还要准备第二天的工作。虽然时间特别紧,但我们不敢有丝毫懈怠。”

       另一位负责湖南湘潭市饮用水水源地专项督查工作的督查组长陈勇也有同样感受。他对经济观观察说,“此次督查时间确实比较紧,每天19点之前要完成所有数据上传,尤其是问题清单和简报,我们一直在加班加点地往前赶。”

9

       根据生态环境部要求,督查组每天要在18点前通过手机APP上传检查情况,在19点前上报督查问题清单、签收后的交办单以及每日工作简报等材料。此外,督查组还要针对当日检查情况、疑难问题进行讨论总结等。

       据一些督查组反映,除工作时间紧、任务重以外,督查组的压力还来自财务报销方面。“由于费用需要先垫付,这对于有些督查组员来说,确实存在一些困难。因为有的来自基层,工资相对较低,一垫付几个月工资就没有了。而督查组组长的公务卡一般有两万多元额度,照顾一两位成员还行,要是多的话就不够用了。”一位督查组组长对经济观察网坦言。
此外,对于开展异地交叉督查,督查组或多或少面临人员、地区不熟悉的问题。不过,在李聪伟看来,这样安排也是为了避免地方政府打“人情牌”。“这种方式还是很有效的,此前一些异地执法经验也有很好借鉴意义。”

       据他介绍,各督查组人数不等,五人组或七人组都有。本轮在湖南督查的有23人来自河南许昌,分别进驻长沙、衡阳和郴州等三市。此外,还有几组在江西宜春、云南迪庆州督查。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督查行动建立的六个微信工作群——一个“全国水源地第一轮专项督查组长群”和五个分管各地的调度群。它们时刻连接着远在各地的督查组,被视为开展督查工作不可或缺的信息“大本营”。

       经济观察网记者观察发现,自督查开始至今,这些群信息发布量很大,几乎涵盖了督查可能遇到的各种问题。有时,生态环境部专项办的负责人甚至在凌晨两点多还在微信里解答相关问题。

督查难点:历史遗留问题

       在督查过程中,也有部分问题是属于历史遗留问题,比如在划定水源地保护区之前就已经存在居民小区、工业园区等。据一些督查组反映,这是督查工作的重点和难点。

       湖南省环保厅环监局相关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网,有关饮用水水源地历史遗留问题整治难度大。按照目前各地上报问题来看,存在一批居民、企业、码头、畜禽养殖没有拆迁,农业种植需要退耕等历史遗留问题,这些都是先有居民、企业,后划定保护区,按照现行整治标准,必须搬迁拆除。

       5月20日,有公众举报称,长沙县松雅河水源地保护区周边近年来临河建造居民小区,政府没有对其拆除,反而花了几个亿上移取水口,但到目前为止,取水口仍在这里,影响供水安全。

       分管环保工作的长沙县副县长彭正球对经济观察报介绍,“松雅河水源地是长沙县星沙水厂饮用水源的取水地,日供水16万立方米,可供应县城60万人用水。由于周边存在一定历史遗留问题,划定保护区后搬迁整治难度较大。”

       5月23日,记者跟随督查组来到松雅河水源地保护区,发现周边确实建有居民小区,存在生活废水排放风险。根据国家要求,保护区内不存在与供水设施和保护水源无关的建设项目,保护区划定前已有建设项目拆除或关闭,并视情进行生态修复。

       湖南省环保厅水环境管理处主任科员周天贤对经济观察网表示,这个水源地周围在划保护区之前就有房子,如果说划定保护区在先,那就没有人敢再建房子了。“今年国家要求划定保护区,加强水源地保护,但考虑到直接搬迁整治难度太大、花费太多,所以我们就因地制宜,把取水口直接上移。”

       彭正球介绍称,目前正在加紧建设的新取水口总投资2.4亿元,投资相对少很多。预计5月30日正式启用新取水口,关闭原取水口。这个星沙二水厂建成后日供水可达25万立方米。

       另外,据陈勇讲,“湘潭市水源地历史遗留问题主要是雨污分流不彻底以及黑臭水体存量大。”

       湘潭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副局长谢平给经济观察报介绍,“从2017年启动市城区24条黑臭水体治理工作以来,湘潭市已累计投入资金16亿元。截至目前,已有23条完成基础治理,实现了“消除黑臭,初见成效”。同时,湘潭市还制定了城区雨污分流三年行动计划,拟分期分批逐步对城区雨污管网进行分流改造。”

       湘潭市政府副秘书长章礼华对经济观察网表示,“接下来,在水源地保护工作上,我们将逐步建立长效机制,继续推进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增加后期维护费用。同时,要进行长期巡河,完善考核奖惩机制。”

       今年3月9日,生态环境部联合水利部制订了《全国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专项行动方案》(下称《方案》),要求各地做好本辖区饮用水源地环境违法问题排查整治工作,依法完成水源保护区“划、立、治”三项重点任务。

       该《方案》明确定下三个阶段性任务:一是今年3月底前,县级及以上城市完成水源地环保专项排查,建立问题清单;二是今年底前,长江经济带11省市县级及以上城市、其他地区地级及以上城市完成水源地环保专项整治;三是2019年底前,所有县级及以上城市完成水源地环保专项整治。

       程会强认为,下一步,督查督办与损害追究要结合起来。“对于发现的事实确凿的环境损害事件,不仅要追究当事单位和有关责任人的行政责任,还要依法处理,并且对造成的经济损失要采取生态损害赔偿额方法依法追究。”

若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及连接:点绿资讯 » 首轮水源地“督查风暴”背后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