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绿网首页 点绿资讯 点绿招聘 技术转移

企业深陷危机?东方园林女董事长直面央行行长 一语道出民营实体经济之痛

       一个刚刚带领近5000员工走出债务危机的东方园林董事长在企业家座谈会上对央行行长易纲说:“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个一个地救。”全场哄堂大笑。

       9月3日下午,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正式开幕。中国承诺愿以政府援助、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融资等方式,再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支持。

       就在这个时点,一个刚刚带领近5000员工走出债务危机的东方园林董事长在企业家座谈会上对央行行长易纲说:“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个一个地救。”全场哄堂大笑。那么,如果易纲破例给何巧女批一家银行,那些“血泊之中”的民企,真会得到拯救吗?20

民企生存之困代言人 东方园林已陷入危机难自拔

       今年5月,400多亿市值的东方园林公告,10亿元债券发行“失败”,整个市场不寒而栗。随后,东方园林股价连续重挫后停牌。

       在三个多月前的5月21日,东方园林曾公告,公司2018年第一期公司债发行结果从原计划发行10亿元规模,最终跌至发行规模仅为5000万元。这被誉为“最惨”发债,公告后5月21日东方园林股价一度跌停。而此次计划发行的10亿元债券中,其中5亿元拟用于偿还5月22日到期的超短融17东方园林SCP002,到期规模为8亿元,“新债无法偿还旧债”的情况,引发市场较大关注。

       5月24日,东方园林发布关于公司债券发行情况公告,就公司偿债能力做了说明,公司表示,公司从未发生过债券和银行贷款到期不能兑付的问题,目前公司业绩良好,未来将持续保持健康的融资能力。另外,公司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是合理的。

       为何会遭遇“最惨发债”?此前有观点认为,这与近期如盛运环保,神雾环保等民营上市公司均出现债务违约情况有关,这或许影响了投资者对于东方园林债务兑付的担忧。

市场担心不无道理 东方园林债务偿付压力一直存在

       从负债率来看,2015-2017年末以及2018年3月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3.83%、60.67%、67.62%和70.10%。

       截至2017年末东方园林刚性债务达到112.12亿元,其中短期刚性债务规模88.26亿元。这一数据在2017年9月时,刚性债务余额为94.08亿元,其中短期刚性债务规模达到64.64亿元,债务规模继续扩大,公司也曾表示,在面临较大的即期债务偿付压力同时,外部融资环境的变化也可能对公司盈利空间产生影响。

       在经历暴跌后复牌的8月,东方园林与多家大行及金融机构相继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获得近百亿规模的银行授信。但是多重利好依旧没有拯救东方园林的复盘暴跌。

       被称为中国园林第一股的行业龙头得到输血后仍旧不被资本商场买账,那么剩下的千千万小微企业又是怎样苟延残喘的生存着呢?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民营实体经济生存之困久矣

       环保迫门,原料飞涨,产能过剩,低价竞争,中小民营企业处境艰难。即使这几年信贷宽松,也轮不到民企分一杯羹,资金始终先流入央企国企等政府背书的企业,以及赚钱的金融、基建、房地产行业。

       需要注意的是,民营企业面临的融资难、负担重等问题,并非孤立存在,而是系统问题:银行金融机构的考核标准、风控体系、放贷模式等,实际上均是以大型国有企业的生产经营为蓝本,这一金融体系与民营企业对接时,便出现各种不能适配,这种矛盾的存在,恰是民营中小企业生存困境的重要原因。

       笔者通过梳理案例为大家呈现实体经济经营的现状21

导致民营企业经营困难的顽症到底是什么?

       原因1、诸多不合理的规定增加民营企业创业发展成本

       根据目前中国的相关法规,注册公司必须是商用办公地址,公司必须有会计人员报税。如果真的租商用房,在大城市可能一下子就导致一二十万的创业成本。如果再招个会计,一年几万元人工成本又出来了。

       原因2、土地垄断之高房价高房租压榨民营经济

       在中国大城市,很多实体经济的最大成本就是房租,或者二三线城市的房租仅次于人力成本。中国很多中小老板,其实就是在给房地产打工而已。

       原因3、国有企业制度挤压民营企业和民营科技

       目前,国有企业一方面垄断了上游的基础产业,提高民营企业的原料产品价格或获取难度,另一方面又垄断了很多市场,扼杀民营的生存空间,让民营企业、民营技术艰难发展,甚至逼死很多民营企业,或者在政府文件帮助下大量收割民营企业。

       原因4、金融行政垄断和国企信贷挤出抬高民间利率

       实际上,中国民营企业无论是银行贷款,还是民间利率,利息都是美国等金融自由国家的数倍!很多民营企业一边是给银行或高利贷打工,一边是给高房价高房租打工,一边是缴纳各项税费给政府打工,一边是给制造垄断性基础商品资源高价格的国企们打工,一边是给员工的工资及各项福利支出打工,最后公司所剩无几。

       此外,大量僵尸国有企业,占用大量信贷资源。一方面是浪费财富、浪费资源,另一方面又占据市场、让其他企业也难以赚钱,甚至拖死健康的企业。相反,如果是民营企业,只要不能赚钱,就会自动被市场淘汰。

       综上,由于金融行政垄断和国企的信贷挤出,留给民营企业的贷款数量被大幅压低、利息被大幅提高,民间借贷高利率、民营经济投资缺钱就是必然。

       原因5、高税费挤压民营企业发展

       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当前我国企业税费负担较重,综合考虑税收、政府性基金、各项收费和社保金等项目后的税负达40%左右。然而,除新兴行业以及金融等领域外,大部分企业的利润率都不到10%。

       相关数据显示,过去30年,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宏观税负水平约为24%~27%,日本、韩国和美国的宏观税负相对较低,过去20年约在20%左右。

该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实体经济

       1、社融已现改善迹象,“宽信用”向实体传导仍待时间

       7月新增社会融资规模1.04万亿,表内贷款继续增长,表外融资萎缩情况有所好转。

       随着近期管理层开始呵护信用环境,监管虽然大方向不变,但短期政策已经出现明确的边际宽松。央行在二季度货币政策报告中指出“适度对冲部分领域出现的信用资源配置不足”是“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高质量发展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这从方向上肯定了“宽信用”格局未来仍将延续。而去杠杆的大方向虽然未变,但补短板成为短期主要任务,加之财政政策未来的配合,将有助于社融增速的企稳,表外融资萎缩的情况也可能将会继续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至今,政策针对中小民企的融资困境进行了不断加码推进。但经历4月定向降准及6月的扩大MLF担保品范围后,民企融资环境并未得到明显改善。因为前期定向降准释放流动性,但并未完全流入实体,银行监管考核指标要求,再叠加资管新规收窄表外融资渠道,中小企业融资成本仍然过高,7月后政策持续发力,加强银行的窗口指导、调整MPA结构性参考,落实疏通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融资的传导路径,并逐步取得一定效果。

       可见,打通“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的路径是提升金融服务实体效率的关键。

       2、减税举措迫在眉睫用实在红利为民企松绑

       近年来,减税一直是国务院常务会议的焦点议题,也是财政改革的关键抓手,从营改增以来,减税利好不断释放。7月13日、23日分别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均提及积极财政政策。积极财政政策的主要着力点是加大减税降费力度。此前有媒体梳理,自今年3月28日以来,召开的15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均涉及减税降费问题。应该说,无论是官方还是市场,继续减税、加大力度减税已经形成了共识。

       而接下来需要解决的,是如何把减税落到实处,让减税红利更好地给市场经济方方面面的主体“松绑”。在政府支出规模不变的条件下,结构性减税的积极意义不容忽视。比如中小企业面临的税负压力较大,特别是创新型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进行精准减税,是摆在下一步减税中的真正关键问题。

总结:

       今年以来,实体经济发展得到进一步推进,一系列助推实体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接连出台。随着补短板力度不断加强,未来对实体经济的政策支持力度将进一步加大。除了将大力推进实体经济支持政策的落实外,还有一批新的支持政策将密集出台。其中,降成本、加大金融支持力度等仍将成为政策重点。

       但是除了政策的支持外,我们也必须明确,若想从根本上解决民营企业营商环境的困境和压力,不仅需要短期释放流动性,更需要从中长期角度进行综合调整与布局,把民营企业营商环境改善的目标,放到与防控金融风险、保障社会民生的同等层面,以综合、配套的系统性手段,才能得到逐步解决。

       这个过程,既需要最高决策层的决心,也需要监管层的谋略、智慧与执行力。恐怕拯救民企的艰巨任务并非是一个银行能解决的了。

若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及连接:点绿资讯 » 企业深陷危机?东方园林女董事长直面央行行长 一语道出民营实体经济之痛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